联系电话:400-557-702
最新新闻
成功案例

当前位置:牛宝体育 > 成功案例

丑话先说在前头,就不那麽丑!再婚家庭的金钱争夺战

作者:张国荣 来源:牛宝体育 发布时间:2021-08-28 01:52

在再婚家庭里,金钱这个元素最会让一个家四分五裂,造成冲突浮上台面——或是引发新的对立。有继子女的女性,一边把薪水存入户头,一边开孩子赡养费的支票,忿忿不平地抱怨,“要不是因为那些孩子,我们手头会有比较多闲钱。”孩子听见爸爸要再娶年轻女人,一下子爆发,“这下子遗产泡汤了。”这类老掉牙的事我们听多了,然而继母和继子女都一样,究竟为什么我们想要拿出风度,公平公正,不想要一脸贪婪相,却还是很难打破刻板印象——继子女以为全世界都欠他们,坏继母则贪得无厌?

或许最明显的答案是钱很真实,钱是有限的。能分给每个人的,就那麽多而已。冒出一个继母,的确每一个人都可能因此丧失非常多东西,假装天下太平于事无补。继母带来的改变威胁感有多强,得看几件事,包括再婚的类型、财务状况、性格与脾气、每个当事人的焦虑感等等。

举例来说,如果是“无子女性”加“有子男性”的组合,再加上女方自己有钱或有工作,夫妻之间可能会争执女方是否该负担孩子的生活费、该出多少钱。不过整体而言,此时女方和男方的孩子,相对而言很少会出现有关于钱的争执。如果男女双方再婚时都有孩子,感觉两个人情况对等,更是比较不会吵财务的事,不会一直介意到底公不公平。许多属于这种情况的夫妻,似乎是采取“大部分集成”的财务策略(例如:夫妻各自替自己的孩子存大学学费,但公平分担其他支出——水电费、房贷、伙食费、所有孩子都有份的事等等)。

相较之下,如果是没钱或没工作的女性,嫁给有孩子的男性,或是婚后女方辞掉工作,统计数据显示发生各种冲突的可能性较高。这种组合似乎会引发我们心中所有想要划清界线的冲动,我们才是一国的,“我先生和我”对上“他们”,他们是入侵者。或是“爸爸和我们”,我们是真正的血亲,一起对抗“她”,她才是入侵者。金钱太真实了,钱的价值明摆在眼前,我们忘掉钱也具备象征意义——我们不自知的下意识欲望会被激发,金钱成为战场:我们想要公平,想要翻旧帐,想要证明自己的重要性我才是重要的那一个。甚至把自己当成受害者,到处发泄情绪:那些孩子是黑洞!因为他们,我和老公将永远无法退休!看来我们别想念研究所了——讨厌的继母要重新装潢房子!

图/钱的价值明摆在眼前,我们不自知的下意识欲望会被激发,金钱成为战场。取自pexels

菲尔.麦克斯(Phil Michaels)是任教于纽约法学院(New York Law School)的信托财产律师。他指出金钱除了非常真实,也非常具备象征意义,而女性与成年的继子女之间会有摩擦,还有第三个原因。麦克斯告诉我,“一个世代之前,美国人不期待能继承遗产,如果有的话那就太好了。”今日不一样,成人通常期待能继承遗产,而且已经想好拿到后要做什么。“也因此如果父亲再婚,买新房子、重新装潢、和新老婆跑去享受昂贵假期……他的孩子(或许会感到):完了,这下我的孩子不能念大学了。”

不知不觉间,美国的世代文化起了非常大的变化,人们开始期待接收父母的资产,这点造成了两代间的沮丧、不信任与恐惧。不只一名女性告诉我,她们的成年继子女为了保护“自己应得的”财产,要求父亲逼她们在举行婚礼前,签署婚前协议。不用说,父亲如果放任子女的这种心态与越线的行为,未来将有多年的鸡犬不宁。59岁的茱莉有一名成年的继子,她告诉我:

“我晚上会做恶梦,我先生要是先死,(我的继子)会拖我上法院。钱不是很多……只是……我猜只要我分到任何一毛钱,(他就会不高兴)。我继子似乎感到虽然父亲再婚了……事情也应该要跟从前一样,他的就是他的。”

图/仅为情境配图。取自pexels

许多继母和茱莉一样,希望被以某种方式认同她们在婚姻中的牺牲奉献,但又不会对男方的孩子不公平。我们如果自己也有孩子的话,更是希望能两全其美。有孩子的再婚夫妇,可以找信托遗产律师聊一聊,花这个钱和时间,或许是值得的。麦克斯告诉我,“流行的做法,不一定是把每一样东西平均分配给两段婚姻所有的孩子,也不是全部的孩子与妻子平分。”、“夫妇走进我的办公室时,他们会说:(男方的)孩子年龄比较大,该付的都付了。万一我们其中一个人或两个人明天就走了,男方孩子需要的钱,比我们的女儿少。她现在才两岁。”标准的公平做法有很多种,某些做法是每一个人分到的一样多,某些夫妇则决定死前自己把钱花完。

麦克斯提供一个非常简单又普遍的观察,“太多人(孩子、妻子、丈夫)认为,物质上的遗产是唯一真正能够证明心意的方法,是最终的证明。”许多家庭治疗师也提出相同的观察:有孩子的男人再婚时,每一个人,不只是继母,对于什么是自己“应得的”,大家的心态都必须做出困难或甚至是痛苦的调整。葛蕾丝.盖比医学博士(Grace Gabe)与珍.李普曼–布鲁门博士(Jean Lipman-Blumen)在《继亲战争》(Step Wars)这本书中提到,多数的成人孩子会自行认定父母有安排。要是父母其中一个人先过世,还活著的那一方,将有钱活下去。也就是说,孩子知道要是母亲还在世,自己不会继承父亲的钱,但如果还活著的是继父继母,孩子可能就不会这样看。如果继母的另一半一开始就说清楚打算怎么做(“我打算在我死后,也要继续给苏珊生活费,就像我相信你们一定也打算留钱给自己的另一半。”),起初可能会怨声载道,但丑话先说在前头,就不那麽丑(更别提可以降低跑法院的可能性)。不管男方的孩子有什么期待,每一对夫妻要先想好自己认为怎样才叫公平。等过了几年,男方的孩子大了,第三代出生了,可以重新考虑分配方式,修正先前的决定。总而言之,财务的事会引发冲突与勾心斗角,金钱是一种象征,也是很实在的东西。光是做好心理准备,知道会有争议是正常的,就能不必那麽焦虑。

图/《变身后妈:打破坏皇后诅咒,改写伴侣关系与母亲形象的新剧本》一书,温丝黛.马汀著,时报出版。